中弘股份退市妄想大张旗鼓 监管对她永久说不

日期:2020-02-09编辑作者:248cc永利

3 月 11 日,是此前中弘股份退市前夜公告宣称要转板登陆 " 老三板 " 的日子。如今,这个日期将暂时延后至 4 月 11 日,并有可能继续延期下去。

2018年11月8日19时59分,深交所正式宣布:中弘股份(000979,SZ)股票终止上市,成为A股史上首只因跌破1元面值而退市的股票,令人不胜唏嘘。

  借壳10年灰飞烟灭,退市妄图借尸还魂,监管对他永远说不

远在香港的实际控制人王永红已经 " 跑路 " 很久了,原本留在国内管事的财务总监刘祖明也很久没人能联系上,至于一拖再拖的债权人大会,更是没有了下文。

中弘股份缘何“升仙”?自救的资本运作为何会走向末路?压倒它的“最后一根稻草”又是什么?这一切,要从中弘帝国或其实控人兄弟说起:

  来源: 富凯财经

退市并非中弘的终点,反而更像一堆烂摊子逐渐发酵的开始。" 拖下去 " 几乎成了中弘逃避之旅中唯一的办法。

王永红,中弘集团总裁,中弘股份实控人,1972年生于江西宜春。

  富凯摘要

如今再打开中弘控股的官网,此前关于各地项目的介绍、鼎立旅游行业的野心以及董事长对理想的阐释统统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张图片,赫然写着:" 该内容被禁止访问 "。

王继红,王永红的兄长,中弘股份前董事长、前董事及前法定代表人。2010年,中弘股份借壳*ST科苑上市。这一年,王氏兄弟二人以52.23亿元的财富跻身“2010年A股财富前百名富豪榜”。而如今,中弘股份被深交所宣布退市,留下的不仅仅是一声叹息。

  风光进入资本市场,黯然结束十年历程。

图片 1

王氏兄弟的中弘帝国:生猛

  作者|林葵

图片来源:中弘官网首页

1993年,王永红进入江西中成实业有限公司,担任副总经理;1995年,在北京创立中弘卓立集团,通过汽车服务业务,他挖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排版|十一

财务总监 " 失联 ",债权人大会无限延期

2000年前后,中弘集团进军房地产市场,主营商业地产。也就在这一年,年仅28岁的王永红以低价拿下北京常营600亩的商住用地,采用当时时尚前卫的LOFT设计,开发成中弘著名的商住项目——北京像素。这也成为他真正迈入富豪行列的敲门砖。

  首只“面值退市”股——中弘股份,或许以为从A股退到老三板挂牌能够有所转机,可没想到的是,这两天公司收到安徽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并对公司及相关人员给予警告及罚款处理。

" 如今北京御马坊项目退房、平谷区夏各庄退地等事宜,没有任何进展。" 中弘股份一名债权人告诉镁刻地产记者。

但王永红的雄心并不止于此。从2009年开始,中弘股份向旅游产业型,其他各种类型的资本运作也接连不断:2012年,宣布投资矿业市场;2013年,宣布进军手游行业;2014年,又宣布联合上影集团在浙江安吉投资建设影视产业园……2015年7月起,中弘股份实行“A+3计划”(一家A股上市公司+3家境外上市公司),先后收购香港开易控股,增资新加坡亚洲旅游,并收购卓高国际。就这样,中弘股份逐步走向“人生巅峰”。

  中弘股份2009年借壳上市,而命运却在2019年彻底终止。公司也从业绩还算亮眼到两市第一只“面值退市股”(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不足面值一元),如今也因被证实虚增营业收入13.6亿元,其实控人王永红遭终身市场禁入。

" 现在没有人愿意出来说话,中弘退回老三板,对我们来说,可能债务会拖得更久了。" 该债权人表示。

若不是两年前的意外,或许哥哥王继红不会从幕后走到台前。

图片 2

他所说的退房,正是中弘在北京曾经的商住项目销冠——平谷新奇世界 · 御马坊。因北京市 3 · 26 商改住限购令,项目违规托管、销售,还有中弘自身的债务问题,该项目无法按期交付,工程烂尾。2018 年 4 月起,御马坊的业主们开始进行大规模维权,要求退房。

2016年,“徐翔案”爆发。而中弘股份正是徐翔案涉及的13家上市公司之一,时任董事长王永红、时任董秘金洁皆出现在涉案的23名上市公司高管之列。案件爆发后,王永红辞去了中弘股份董事长等职务,并退出董事会。

  “三宗罪”

到了 2018 年 9 月 6 日,中弘股份在投资者平台承认:" 因公司经营困难,资金紧张,尚有 600 多户御马坊退房业主的房款未退款,公司正积极筹措资金,争取早日支付。"

2016年8月和2017年11月,王继红接任了弟弟王永红的职位,成为中弘股份的法人代表、董事长以及中弘集团的法人代表。而王永红全资持有的中弘集团持有中弘股份26.65%的股份,为中弘股份第一大股东,仍是中弘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根据安徽证监局下发的决定书,中弘股份主要有“三宗罪”。

图片 3

中弘股份的问题历程:麻烦

  第一宗罪是虚增2017年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的营业收入、利润。2017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的报告期内借款费用资本化范围,少计财务费用,直接导致中弘股份当期利润总额分别虚增2.66亿元、5.59亿元、3.02亿元,合计虚增前三季度利润8.58亿元。2017年6月,中弘股份虚构子公司御某坊置业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御某坊置业”)向天津宏某伟安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某伟安”)、天津宏某凯元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某凯元”)销售房产1028套的事实,由中弘股份控制的公司向控股股东中弘某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弘某业”)控制下的宏某伟安、宏某凯元提供启动资金,通过资金循环的方式,制造出宏某伟安、宏某凯元支付了6.86亿元首付款的假象。2017年12月26日,中弘股份将上述房产进行退房处理,御某坊置业通过资金反方向循环方式支付退房款。中弘股份通过虚构房产销售,虚增2017年半年度及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利润分别为13.58亿元、5.91亿元。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陈梦妤 摄

在徐翔案之后,中弘股份仿佛进入了中年危机,情况急直下,接连遭遇项目停工、债务逾期、股权冻结等状况。

  第二宗罪是未按规定在年报中披露或及时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及相关关联交易事项及情况。2016年至2017年,中弘股份与控股股东中弘某业控制下的天津广某宏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广某”)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往来,发生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关联交易情况。其中,2016年度,中弘股份通过其子公司微某岛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微某岛旅游”)向天津广某累计提供资金43.68亿元,占中弘股份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2015年年报披露)的74.67%,同期收到天津广某资金43.68亿元,截至2016年末,天津广某占用的资金余额为0元。2017年,微某岛旅游向天津广某累计提供资金162.45亿元,占中弘股份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2016年年报披露)的165.5%,同期收到天津广某资金101.07亿元,期间占用资金余额达到最高值69.83亿元,截至2017年12月28日,天津广某占用资金余额为61.38亿元,占中弘股份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2016年年报披露)的62.53%。为掩盖上述违法事实,中弘股份假借收购海南新某旅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新某”)及三亚鹿某头旅游区开发有限公司事项,通过资金循环方式安排构建预付海南新某61.5亿元股权收购款的假象,以支付股权收购款名义掩盖天津广某占用资金事实,并安排将微某岛旅游剥离上市公司体系,以规避年底审计。

一个多月后的 10 月 26 日,宿州国厚正式以托管人身份进入中弘,开展债权债务重整工作。记者获悉,在当天的沟通中,中弘方面承认这些业主具有买受人优先受偿的法律地位,承诺将第一顺位偿还业主的房款,11 月 16 日召开债权人大会后,将制定具体偿还方案。

2016年,中弘股份旗下中弘弘熹以4.35亿元收购国之杰公司所持有的三亚小洲岛公司59%股权,截至2017年底,已投入26.4亿元开发三亚小洲岛项目。后为落实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整改要求,三亚市对该项目进行了拆除。

  第三宗罪是未按规定披露2016年度、2017年度重大担保事项,2016年、2017年年度报告存在重大遗漏。2016年度,中弘股份发生违规对外担保9笔,主要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违规担保金额为98.78亿元,截至期末,该9笔违规担保余额为98.78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2015年年报披露)的168.86%;2017年度,中弘股份发生违规对外担保7笔,主要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违规担保金额为25.58亿元,截至期末,该7笔违规担保余额为25.18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2016年年报披露)的25.65%,全部16笔担保余额为123.96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2016年年报披露)的126.28%。

本文由永利集团官网发布于248cc永利,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弘股份退市妄想大张旗鼓 监管对她永久说不

关键词:

2018年粤港澳大湾区GDP近10.87万亿元,附深圳、香港、广州等数据

按照2019年2月18日,国家印发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中显示的信息,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属于中国的国家战...

详细>>

社保费率降低企业能省多少?专家来算账

五险一金,大部分职工都会缴。同时,单位也在为你缴纳另一部分。但你知道,单位每个月帮你缴了多少社保费吗?...

详细>>

商业银行公募基金销售业务怎么做?这里讲透了

近年来,多个政策发布,商业银行公募基金销售业务迎来了重要的发展机会,但同时也面临着监管法规调整带来的挑...

详细>>

陆昊:生态是最大的公共产品

永利国际app,证券日报两会报道组记者/苏诗钰 摄影/左永刚 3月1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