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汇石油成功出售油轮重资产,债务问题有望近期解决

日期:2019-12-05编辑作者:3031永利集团

光汇石油控股有限公司(股票代码:HK00933)日前发布公告,公告内提到此前被债权人扣押的四艘船只(3艘VLCC及1艘Aframax)已成功出售,并带来201,584,000美元的现金流,该资金将用于偿还集团负债,包括被债权人申请清盘诉讼的相关债务。

那个曾在福布斯大陆富豪榜以黑马姿态荣获“民营石油首富”称号的“卖油郎”——薛光林,被香港高院裁定破产。 4月11日,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裁定,光汇石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光汇石油”,代码“0933.HK”)董事局主席薛光林破产,原因是其个人担保公司无法偿还逾期债务。 判决书显示,Brightoil Singapore(光汇石油控股的全资附属公司)向Petrolimex Singapore Pte Ltd购买了总额为30253600美元的货物,未能按时支付货款,故越南国家石油公司申请对光汇石油破产清算。 薛光林作为光汇石油控股人,于2018年4月23日以个人名义为其公司做担保,但逾期后,并未提出延迟追债要求的申请,遂最终被法院裁定破产。 在今年两会期间还在侃侃而谈“建议设立3~5万亿平准基金稳定股市”的薛光林,如今由石油巨子变成了被执行破产清算的对象。已经提出二次创业计划的薛光林还能带领光汇石油继续前行吗? 根据光汇石油官网提供的信息,薛光林为光汇石油集团创办人,在石油行业拥有逾20年的经验,专注于石油能源生产业务,致力发展能源事业,同时也是全国政协委员及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副会长。 民营石油首富的奋斗史 提起薛光林,很多人纷纷称赞:就是那个将光汇石油从一个单纯的石油贸易商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石油王国之一的“石油巨子”。 传统认知里,国内石油王国的掌门人应该是一群国家干部:傅成玉、蒋洁敏……很难把这个掐住工业命脉的关键人物和民营老板联系在一起。 所以鲜有人知道,在2011年出炉的福布斯大陆富豪榜上,有一个“卖油郎”以28亿美元身家,成为民营石油首富。更多油品咨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油商之家。 纵观其职业生涯,这位民营石油首富的创业历程,充满个人传奇色彩。 1992年,薛光林在在深圳创业并创立光汇石油公司,一直专注于国内外油气能源产业,光汇石油主要从事上游油气田勘探开发、石油仓储码头、油轮运输、国际贸易及海上保税供油、成品油批发零售、加油站以及创新的石油电商平台-光汇云油等业务。 1993年初,薛光林带领团队为深圳光汇石油一期油库选址考察 2002年6月,光汇石油获得了成品油批发经营权,油品贸易业务进入正常轨道。2006年7月26日经国务院批准,商务部、交通部、财政部、海关总署四部委联合批复,同意深圳光滙石油在深圳港开展外轮免税油供应业务。2008年8月,通过股权收购,光滙石油实现香港上市,跨入国际资本平台。 2006年,光汇石油跻身国内五家拥有保税油经营牌照的企业,另外四家都是央企,只有光汇石油是唯一的民企。 2014年2月,光汇石油宣布了一项“蛇吞象”收购——以10.75亿美元的基本购买价,收购美国Anadarko石油公司在中国渤海拥有的所有油田资产,这一收购让其成功进军海洋石油开采上游业务。 在薛光林的几番运作下,他的石油王国版图不断扩大,2010年薛光林家族以197.5亿元荣登“中国3000家族财富榜”第13位。2012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单,薛光林以88.8亿元排第59位,并蝉联至今。 2010年,光汇石油成为中国第二大燃料油进口及供货商,次年,成为新加坡第2大海上燃油供货商,逐步成为具有领先地位的全球港口海上供油连锁服务商。同年马来西亚成为光汇石油第八个海上供油港。 据公开资料显示,截止2017年底,薛光林带领公司在深圳、舟山、大连分别投资建设了三个大型石油储运基地,总库容达1200万立方米以及分别配套多个30万吨级大码头;拥有一支包括5条31.8万吨级VLCC超级油轮、4条10万吨级AFRAMAX油轮和36条万吨级以下油船在内的总运力达300万载重吨的远洋油轮船队;分别在新疆拥有吐孜气田及迪那1气田两个储量超过1200亿立方米,年产天然气2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田,在渤海湾曹妃甸拥有两个储量超过1.3亿桶,年产原油600万桶的海上油田区权益。 2010年,薛光林家族以197.5亿元荣登“中国3000家族财富榜”第13位。2012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单,薛光林以88.8亿元排第59位。社会职务方面,薛光林曾担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十、十一、十二、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和全国青联第八、九、十届常委。 2014年2月,光汇石油宣布了一项“蛇吞象”收购——以10.75亿美元的基本购买价,收购美国Anadarko石油公司在中国渤海拥有的所有油田资产,这一收购让其成功进军海洋石油开采上游业务。 在薛光林的几番运作下,他的石油王国版图不断扩大,2010年薛光林家族以197.5亿元荣登“中国3000家族财富榜”第13位。2012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单,薛光林以88.8亿元排第59位,并蝉联至今。 二次创业的成败未定 把石油生意做大做强后,薛光林紧跟互联网的热潮,在光汇石油内部开始二次创业,希望通过产业互联网实现转型。 光汇云油是其第一个转型之作,是光汇石油集团依托自身油气实体产业,基于26年石油全产业链运作而全力打造的“车主加油消费创新互联网平台”。 这一转型的尝试,是传统石油行业和互联网行业的融合。在油价起伏不断,而加油消费又完全符合互联网“高频、刚需、海量”三大特点的大背景下,光汇云油获得了一个有利于自我生长的商业土壤。 对于互联网战略,薛光林早在2016年就曾表示:“不跟上互联网的步伐,提前布局并且稳步推进战略转型,只会把自己做成一头大笨象。我们用24年打造了一个580亿重资产企业,这是我们的战略1.0。未来光汇石油将迎来转型升级、二次创业,步入战略2.0——重资产与轻资产结合模式。” 从光汇云油的宣传资料来看,其未来发展空间充满无限可能性:不仅有望对传统储油、供油、加油行业或者模式形成颠覆,还将商业的触角纵深切入至互联网出行服务领域。 但从其实际发展状况来看,已上线3年有余的光汇云油在其经营过程中也曾于2018年下半年爆出过“逾期兑付”问题。客服称,受到当时P2P“暴雷潮”影响,造成平台资金紧张,需要销售库存,需要一定周期。 被寄予厚望的光汇云油盈利情况到底如何?目前尚不得而知。 饱受债权人追讨困扰 记者查阅启信宝发现,薛光林这位被业内称为“敢想敢干,与时俱进的石油巨子”,除了执掌光汇石油之外,还是亨能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和太和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并且他还在深圳市光森建材有限公司、大连长兴岛光汇石油码头有限公司等19家企业担任高管和股东的重要职位。 众多的关联公司背后,光汇石油资金链吃紧的信息逐渐浮出水面。 自2017年10月公司股票停牌以来,光汇石油的资金吃紧不但没有得到解决,接连的债权人追讨也让光汇石油以及其掌权人薛光林饱受困扰。 2018年8月,越南国家石油公司在新加坡高等法院对Brightoil PetroleumPte.Ltd(光汇石油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简称BOPS)提出法律诉讼,拉开了债权人对光汇石油的追讨序幕。 此后一连串的对BOPS提出原诉传票以及清盘令皆与此次薛光林被裁定破产相关。 在此过程中,相关债权人还采取了扣船行动,光汇石油旗下的5条远洋油轮以及6条加油驳船被迫暂停业务。 雪上加霜的是,由于涉及与平安银行间的借款纠纷,2018年11月,光汇石油持有的深圳前海微众银行部分股权被强制拍卖。 对此,光汇石油方面称,已经和平安银行上海自贸试验区分行方面达成共识,并且公司正积极寻求解决途径,努力推进债务重组。 2018年12月底,作为主要合作伙伴,中海油通过旗下国际融资租赁和中海石油两家公司,为光汇石油提供了7亿美元“驰援”,这无疑是“雪中送炭”让光汇石油紧张的资金得到缓解。 “20多年前,我有一个梦想,建立一个中国民营的全球性能源公司。”随着其被裁定破产,是否意味着薛光林这个梦想的实现将无限期延后了呢?

图片 1

图片 2

4月17日,记者了解到,据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官网显示,香港高院裁定,民营石油公司光汇石油董事局主席薛光林破产。

2亿美元出售4艘海运船只,解决债务问题

事会主席兼公司执行董事薛光林于2019年4月11日离任,因彼于2019年4月11日就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Brightoil Singapore Pte。 Ltd由于薛光林担保公司债务逾美金3000万被香港高等法院裁定为破产程序HCB6051/2018。

光汇石油拥有15艘油轮的海运船队(包括5艘[30万吨级]VLCC,4艘 [10万吨级]Aframax及6艘加油驳船)。2019年5月至6月期间,在中国香港、韩国及新加坡已有四艘船只陆续成功出售,获得款项总额约为201,584,000美元。3艘VLCC的出售平均价约为58,424,180美元,1艘Aframax的出售价为36,608,000美元,这都高于预期。据公告介绍,该款项将用于偿还光汇石油的负债。

公司细则第89(4)条规定,其中包括,倘董事破产或获颁布接管令,则董事职务将须予离任。薛光林作为董事会主席兼公司执行董事的职位已相应撤销。薛光林亦已不再担任公司行政总裁、薪酬委员会、提名委员会及执行委员会成员及集团附属公司的董事职位。

目前光汇石油清盘呈请所涉及债务为2500多万美元,而此次出售四艘油轮所获的2亿多美元,将完全覆盖该部分债务解决清盘诉讼问题,而且公告称光汇石油剩余的11艘油轮船队(含2艘VLCC, 3艘Aframax, 及6艘加油驳船)将继续出售。据知情人士透露,光汇此次出售船只有信心彻底解决所有涉诉债务。

此外,董事会获悉,薛光林打算采取一切必要行动,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对破产令提出上诉,并寻求重新委任为公司董事。董事会认为薛光林免任公司执行董事后,公司正在进行的债务重组工作将会继续进行。

虽然资金链吃紧,但优质资产实力不容小觑

香港高院认为,在目前状况下,无论是光汇石油全资子公司Brightoil Petroleum(S'Pore)Pte.Ltd.,还是薛光林本人,都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偿还逾期债务。

光汇石油此前公布披露,公司正积极推行有关潜在债务重组方案的工作,光汇石油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公司债务重组工作推进顺利,且近期将有所突破。” 我们相信这次出售油轮来解决所有涉诉债务的行动已经在光汇石油债务重组方案执行上取得关键阶段性成功。 另外,光汇石油正在推进舟山油库、码头的融资工作,引进战略投者工作也正在进行,该负责人亦称,公司目前各项经营活动正常 。

此前,光汇石油新加坡公司曾向越南汽油总公司新加坡分公司,购买了3025.36万美元的油品货物,约定在2018年4月23日支付,但光汇石油新加坡公司并未按期支付,此后又多次逾期。

对于光汇石油而言,虽然前期债务问题缠身,但光汇石油的优质资产实力仍然不容小觑,旗下不仅拥有油气田、油轮、油库码头等优质资产,还是国内唯一一家获得国家批准开展全国港口连锁经营保税油业务特许牌照的民营企业。

薛光林是光汇石油的实际控制人,他当时以个人名义为光汇石油作出担保,但债务逾期后,薛光林并没有提出延迟法定追债要求的申请。

近年来,民企发展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关注。而民营石油巨头,被称为“第四桶油”的光汇石油,受困于大市场环境的影响,资金链吃紧。业内人士分析,对于重资产企业而言,资金链受制于银行,一旦银行收紧,困难是难免的,但是相关的优质资产在手,企业实力仍在,一旦资金链盘活即可恢复。

香港高院的判决书显示,由于上述逾期债务,越南汽油新加坡申请对薛光林的财产实行破产清算。

轻资产战略布局初显成效

薛光林是光汇石油的创始人,现年52岁,生于安徽。公开资料显示,2003年开始,他曾担任十、十一、十二、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

本文由永利集团官网发布于3031永利集团,转载请注明出处:光汇石油成功出售油轮重资产,债务问题有望近期解决

关键词:

United States三大股价指数收盘上涨或下落不生机勃勃 大型科学技

中新经纬客户端6月14日电美东时间周四,美国三大股指小幅高开,盘中维持震荡格局。道指收涨逾百点,纳指收涨0...

详细>>

油价急挫 4% 因库存上升和担心需求放缓

油价急挫 4% 因库存上升和担心需求放缓 * 美国原油库存连续第二周意外上升--EIA 摘要:布伦特原油期货下跌 2.32 美元...

详细>>

美利坚合营国一月CPI同比增加未有预期,英镑指数短线跌落到日

美国劳工部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5月CPI指数下降;由于汽油价格下跌抵消了食品价格的上涨,美国5月季调后CP...

详细>>

原油库存大降多头无视产量增加,美油两连阳收复58关口

美国WTI7月原油期货电子盘价格周三收盘下跌2.19美元,跌幅4.11%,报51.08美元/桶。油价周三重挫逾4%,至近五个月来的...

详细>>